那年春天,婆婆为我打开了再婚之门

当我把卡放在成峰手上时,他眼睛都红了。我们一起飞到他老家,看着妈送进手术室,这也成为我和他家人第一次的特别见面。手术比较成功,成峰必须回公司处理业务,可他迟迟舍不得离开……

那年的春天,对于我是冰火两重天。

那时,我和前夫力振还没有宴请宾客,我们的请帖还在家中放着,我们的新房还是空置的,老同学们开着玩笑要喝喜酒……但是在

那个阳光明媚的季节里,我的第一次婚姻却灰飞烟灭。

力振是我青梅竹恋人。16岁那年填志愿,力振放弃了高分去北京读大学的机会,和我一起来到武汉读书。江城,成为我们的爱情天堂。大学毕业后,他考取了老家的。想到他当年为我的牺牲,我义无返顾地和他一起,回到我们爱情开始的地方。

为了时刻在一起,我们毕业后迅速领了结婚证。但是我们都还刚刚工作,所以将婚礼仪式并未提上日程。我们都挤在妈家。小城的生活宁静、但单调,每天除了按时上下班,我们面对的就是柴米油盐。

两代人住一起,我和妈不可避免地存在隔阂。那时年轻,一心只想着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全然没有考虑到他家人的影响。为了早上睡觉、洗碗、做家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和妈争吵得脸红脖子粗。

那两年的生活,让我和妈成了仇人一样。正好那段时间,我所在的公司有去上海总部培训的机会。为了缓和两人矛盾,力振建议我到上海去转转。

在上海的三个月,完全改变了我的世界。那现代又充实的生活,将我心中的小城生活撞击得支离破碎。我觉得自己就像站在路口,一边是光辉大道,一边是羊肠小道。

培训结束后,我兴奋地回到小城,迫不及待地向力振讲述着这一切。我劝力振一起辞职,趁着年轻出去闯闯。力振总是笑呵呵地说:“好啊!”但最后却毫无动静。不久,他提出请客,然后要孩子。

我明白了,这肯定是妈出的主意,以为这样就可以拴住我。当着他家人的面,我一口拒绝了,妈当即拍了桌子,要么给他家生孙子,要么这个家不认我。我看看力振,他却一声不响。

一气之下,我搬出了他们家,这次力振却没有来哄我。就在那时,公司的武汉分部正缺人,他们看中了我在培训期间的表现,向我发出了邀请。赌气之下,我答应了调至武汉。

我到了武汉才给力振打电话。没想到,力振气得摔掉,大骂我自私无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妈当时气得住院,幸亏送医院及时,否则就中风瘫痪了。也许这一次,我真的刺伤了力振。

可当初,我全然不知,一个人带着赌气和梦想开始了新生活。自那以后,力振一直对我时冷时热。慢慢地,他当上了单位的科长,更不愿意来了。偏偏不久后,我们公司在老家的分部撤消了,这让我再也没有了回家的退路。

三年过去了,我们的感情慢慢蒸发了,剩下的只是伤感和疲惫。我们只能选择和平分手。

在我低迷的一年里,一直有个人在默默地注视着我。他就是成峰,我的一位固定客户,一个和我同龄的男人。

他看我时眼中的光芒,我心知肚明,但是我一直逃避着。他同样是外地人,大学毕业后留在武汉。与力振完全不同的是,他几年前从一家大国企辞职出来,放弃稳定薪水,就是为了自己闯出一片天地。

每逢天气变化,他总是细心地发短信,提醒我注意身体。在应酬场合,只要有他在,我就觉得特别安全。为了回报他,我对他的项目格外用心,为他特别制定了一个方案,帮他一年之内利润翻番。

他越来越热情,我却越来越逃避。他至今单身,而我是个离异的女人,我害怕他知道后会看轻我。直到他开始买房,暗示我想有个家,我才发现,不能再耽误他了。

挣扎了许久,我写了一封邮件,如实地告诉他我的一切经历。邮件发送后,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整整一周后,成峰打来电话,什么都没说,像往常一样约我出去。成峰只说了一句:“我眼里的你和以前一样”。我小心翼翼地问着:“那你的家人呢?”成峰犹豫了一下说:“我们可以先结婚,再告诉我父母。”“不!”我坚决地告诉他:“一定要先征得父母的同意。”因为,我不想再重蹈覆辙。

上个月,成峰自己的公司注册成功了,我也决定辞职和他一起创业。就在我们忙得不可开交时,妈却意外出了车祸,手术费要7万多。当时,成峰的全部资金都用在公司运转上。他急得一筹莫展,这时,我仿佛能明白力振当年的痛苦了,我决定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

当我把卡放在成峰手上时,他眼睛都红了。我们一起飞到他老家,看着妈送进手术室,这也成为我和他家人第一次的特别见面。手术比较成功,成峰必须回公司处理业务,可他迟迟舍不得离开。我知道,他是家中的独子,担心没人照顾。我主动留了下来,让他放心地回到武汉。

在医院的半个多月里,我每天守在床头,照料妈的生活,虽然很累很辛苦,但是,当妈亲热地喊我闺女,听着她真心地夸奖我时,那种幸福是一种融入。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一大家人相亲相爱,不是一种多余,而是让两个人的幸福更坚厚。

有次,我在门外听到妈给成峰打电话,老人家在电话里一再嘱咐,让成峰好好待我,照顾我。在我回武汉的那天,成峰在机场等候着我,当着很多人单膝跪下,举着99朵玫瑰向我求婚了。

3月22日,我们在他父母的祝福下,在里领了红本本,并正在策划着一场的婚礼。幸福,在经历着莽撞和无知后,终于再次向我招手。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他消失,我会珍惜着这所有的痛苦与快乐。

那年春天,婆婆为我打开了再婚之门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