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幸福的婚姻嫉妒致死

avatar admin 2022-03-12 12:43 43次浏览 0 条评论 常识

被幸福的婚姻嫉妒致死

送花亦非回来的路上,刘小惠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大有一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煞气。

一个小时还不到,也就是西四环到东四环的距离,预感成真。

看是花亦非的电话,刘小惠赶紧推开门跑到阳台上,“宝贝,怎么了?”

电话里的花亦非只是呜呜地哭,也不说话,刘小惠知道花亦非一定遇到了大事,不然她是不会打这个电话的,从大学到现在,快十年的友谊,以刘小惠对花亦非的了解,除非万不得已,花亦非绝对会一直打肿脸充胖子下去,事业圆满,家庭幸福。

“是不是和怀远吵架了?”

“怎么不说话,你在家吗?我马上去看你!”

花亦非勉强在电话里出了声,“没事,一会就好了!”

“是不是和怀远吵架了?”刘小惠又问道。

“晓鸥,你说我们都是前后结的婚,为什么你的婚姻经营的那么幸福,而我却这么失败?”花亦非没有正面回答。

幸福OR 失败?

刘小惠抬眼望了一眼大落地窗里面的李奇和女儿果果,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陷入了沉默。

幸福,几乎是每个女人对人生的全部梦想,可是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如果指的是获得了一个男人全部的爱那就是幸福,那么自己的幸福其实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大学还没毕业,刘小惠就和李奇结了婚,为此刘小惠的父母还差点和她断绝了关系,但是刘小惠却依然为了幸福一意孤行,为此晓鸥的父亲还犯了心脏病住进了医院,可是这也阻挡不了刘小惠结婚的步伐。

父母不同意的原因层出不穷。

开始是刘小惠的年龄太小,“可是法律上规定,女的满了十八岁就可以结婚了啊!”刘小惠有理有据的反驳道。

然后是感情基础还不牢靠,“我们恋爱都谈了四年了,比起那些闪婚一族,我们的感情不知道要牢靠多少呢?”刘小惠依旧坐怀不乱。

晓鸥妈妈语重心长地说,“李奇比你大那么多,一定经历过很多事情,而你又太单纯,如果他骗了你怎么办,听妈的,不合适!”

“妈,那你是希望我到三十几岁才结婚吗?在此之前我最好谈过八次恋爱,遇到四五个坏男人,然后带着丰富的情感经历去结婚吗?”刘小惠几乎快跳脚了。

“那你们就不能再晚几年结婚吗?”妈妈最后是近乎哀求了。

“不能!”刘小惠态度异常坚决的说道,也就是这句话把爸爸气到了,心脏病复发,进了医院。

就这样,刘小惠带着“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勇气,飞蛾扑火般的嫁给了李奇,而李奇也真的“不负众望”,在他们的女儿果果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投入了他青梅竹马的怀抱,彻彻底底,严丝合缝地配合了妈妈的预言。

可是就为了对得起当初那份毅然决然的决绝,为了新鲜的像一朵花一样的女儿果果,自己也必须佯装幸福,只是刘小惠却不曾想,自己这份伪幸福却衬托出了花亦非的不幸。

想到这,刘小惠的内心更是一阵绞痛。

“喂,晓鸥,你在听我说话吗?”花亦非绰绰嘤嘤了半天,见刘小惠没有反应,便停下了哭声。

“嗯,我在听,只是,我很心疼你,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刘小惠擦了一下眼角的眼泪。

“没事的,我一会就好,只是,这一次我觉得,这日子可能是过到头了!”

“亲爱的,什么事都尽量往好处想,不要这么悲观!”

花亦非的哭声又嘤嘤凄凄起来,“我也想往好处想,可是这几年,吵吵闹闹的生活早已经把我们当初的爱磨没了,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是在强撑着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容易!”刘小惠几乎是强忍着,生怕自己的哭声钻进话筒里,让花亦非听到,这哭,有对花亦非的理解,也有对自己的心疼。

但是,现在自己不能哭,自己必须做一个好听众,让花亦非把她的苦闷都说出来。

“你看看你们现在过的,要幸福有幸福,要美貌有美貌,要财富有财富,可是我,我什么都没有,我好累,好累!”

“亲爱的,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我都知道,虽然你从来没有说过,但是我都知道,不管发生什么,还有我,知道吗?”

花亦非像是得到了安慰,在电话那边点点头。

“嗯,为了挽救这段婚姻,你不知道我做了多少尝试,为了支持他的事业,我省吃俭用,为了成为贤妻良母,我洗衣做饭,晓鸥,你看看身边的女孩,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些?”花亦非就像在自己的身体里开了一道闸门,所有的委屈倾泻而下。

“可是,我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他仍然抱着那个快饿死的工作不放,他依然对我不理不睬,晓鸥,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刘小惠没有办法告诉花亦非答案,就像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一样。

“亲爱的,你一直做的很棒,其实怀远的人也不错,只是他可能很不善于表达感情而已!”

在大学里,每个周末,李奇都会来B大接刘小惠,而每次刘小惠看到李奇的时候,也都会看到何小飞,何小飞是来找花亦非,都是经过五天的煎熬,来找自己心仪的女孩,唯一的不同就是,当时,李奇开了一辆帕萨特,而何小飞骑的是一辆飞鸽。

以刘小惠对何小飞的了解,何小飞是一个非常善良,聪明而有毅力的男人,虽然不善言谈,但是对花亦非却是呵护备至。

有一年冬天,北京的天气很冷,B大的宿舍里暖气又不好,花亦非就随口和何小飞抱怨了一下,一个星期后,何小飞就硬是骑着自行车,从西北四环到东五环,给花亦非驮来了两床厚厚的棉被,据说这棉被还是从何小飞山东的老家拿过来的,这让花亦非非常感动,在宿舍里还得意了好一阵子,“你们家李奇是有钱,可以给你买十床羽绒被,可是我们家何小飞不一样,他没钱,但是他有心,你想想,一个星期,从那么远的地方弄到北京,又从西北四环骑车过来,这简直就是奇迹!”花亦非曾经非常得意地悄悄地和刘小惠说。

虽然毕业后,和何小飞接触的时间不多,但是以刘小惠对何小飞的判断,何小飞应该是一个典型的好老公人选。

可是当初,自己不也认为李奇是一个好老公人选吗?到头来怎么样,或许还不如人家何小飞呢,所谓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自己的遇人不淑在前,自己还有什么资格评价人家何小飞呢。

“或许吧,或许是他不会表达感情,或许是他不愿意为我上进,但是都没关系了!”

“你准备怎么办?”其实花亦非这样时候的时候,刘小惠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还是多此一举问了一下。

“过不了,那就离呗,早离早托生!”花亦非怨恨地说道。

“文姬,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但是其实人和人在一起很不容易,可以慎重考虑一下吗?”

“这就是我慎重考虑的结果,如果再这么耗下去,我会更加觉得自己毫无价值,我们结婚五年了,我没有让我们的小家变好,我没有让何小飞变好,而是越来越坏,而这都是我创造的结果,你理解吗?”

“我理解,可是……”刘小惠忽然觉得自己再多的劝说都好无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年,自己执意要和李奇离婚,原因不也同样吗?当知道了柳天心那个女人的时候,那种女人所独有的价值感就从刘小惠身上倾泻而下,一去不复返了。如果对一个男人来说,自己毫无价值,那么,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呢?

刘小惠躲在窗帘的遮挡处,燃起了一支香烟,回头看了看,女儿果果正赖在李奇的身上,拍手唱着歌。

或许,这段表面婚姻的唯一意义就是女儿,为了女儿的幸福,她还要把这幸福的婚姻演下去。

这个年代连高潮都可以伪装,伪装点幸福又有什么难的呢?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