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性,价格有多高

avatar admin 2022-03-12 12:42 67次浏览 0 条评论 常识

女人的性,价格有多高

老汪犯冲动不是第一次,前两次遭遇茉莉横眉冷对后,收敛了许多,听说她喜欢吃包子,早上六点顶着严寒去西单的庆丰买了热乎乎的包子,装在保温桶里到她家门口蹲点,这次美女终于给了个笑脸,这家伙自以为可得一热吻作为奖赏,冲动之际将头探了过去,这次连人带包子一齐被打出门外。晚上他拽着我们大口大口灌啤酒,扯着嗓子唱《冲动的惩罚》:“尽管手中还残留着你的香味,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我也不会相信第一次看见你,就爱你爱得那么干脆,可是我相信我心中的感觉,它来得那么快来得那么直接,就算我心狂野,无法将火熄灭……”那一年刀郎的歌四处泛滥,但也比不上老汪一腔情欲堰塞腹中势不可挡。

性欲得到满足,对老汪是奖赏,对茉莉啥也不是,甚至可能是损害和惩罚,因此对他们有本质上的不同,意义截然相反,归根结底还是利益冲突问题,其实老汪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风雪早归人地献上热情的包子,但包子的作价实在匹配不上一个吻。对于男人来说,一个吻就是一个吻,对于女人来说,一个吻背后有很多意义,她可以将想象无限延伸,吻她的人必须聪明、幽默、有才干、会赚钱、体贴细心,在关键时刻还能英雄救美,当然一定是个负责任的好爸爸,除非她只想玩一场感情游戏,显然包子是拿不出手的,远远不够一个吻的分量,但它等值美女的笑脸相迎,一次。社会学家罗伊?鲍迈斯特和心理学家凯思琳?沃斯在其有关性经济的论文提到,这是因为女性的性对男人来说有较高的价值。愣头青想要“更深入”了解他刚认识的“女友”,如果她说“不”,那就是在说“价格比你想得要高。”此时男人就得琢磨这个价格到底有多高:她是需要更浪漫的花前月下,还是更深远的海誓山盟?

在求欢这件事上,男人不得不花一些心思去弥补女人无法获得的收益,总不能像穴居时代,男猿抓起一根木棒将一只女猿打昏,抱着她直接就入了洞房,又或者逮到一只肥大的野兔,把它当求婚戒指送给女猿,今天的人类不知要比类人猿文明多少辈,暴力袭击强行求欢那是强奸,要追究刑事责任,这个涉及法律;直接拿房产证说,看,这是咱的房子,又被当成俗不可耐的猥琐男,这个上升到情感。讲求手段又不能不择手段,男人在这件事情上要死不少脑细胞,但他们依然乐此不疲,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为什么?性作为男人的核心欲望,其意义和价值不言而喻。人人都希望自己的收益最大,用理查德?道金斯的话来说,“我们以及其他一切动物都是我们自己的基因所创造的机器。我将要论证,成功的基因的一个突出特性是其无情的自私性。这种基因的自私性通常会导致个体行为的自私性。”这也印证了利益最大化规律的普遍存在,不过他附加了一点,“基因为了更有效地达到其自私的目的,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也会滋长一种有限的利他主义。”无限的自私VS有限的利他,这是个多么有趣的PK,当一方的利益妨害到另一方时,想要有所收获可以采取两种策略,第一是适时迂回,降低要求,第二用某种方式补偿另一方。事实上男人在追求女人时,基本上都要经历这么一个九曲十八弯的阶段,最开始看一眼就能心花怒放,有了进展后就希望单独约会,继而牵手相伴,然后上升到勾肩搭背,亲吻拥抱仍然不是最终目的,有点像升级打怪,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也是西方经济学中最重要的假设前提。但这个重要的假设,因为无法将其与现实社会的耦合性加以证明,形成了重大的理论缺陷。从理论上来说,最大化和最小化是相应的,有最大化,势必有最小化,否则最大化不成其为最大化。最大化也不是越大越好,必须有合理的限度,为人们所认可和接受,倘若否定这个合理的限度去追求最大化,那么,这个最大化不止没有收益,最终可能演变为惩罚和亏损,有点损了夫人又折兵的意思。

第二种补偿策略,就类似于交换。只有交换才能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有两个途径:第一用最低的成本为别人提供满足其生理和心理需求的产品和劳务获得最大收益;第二就是用自己的收入购买最大限度满足自己生理和心理需求的产品和服务,一言以蔽之,交换首先是让别人满意后,才能让自己也满意。在自由平等交换规则下,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前提就是要先让别人利益最大。那么如何定义经济学中利益概念呢?所谓利益就是用来满足人们生理和心理需要的物质或精神的产品和劳务。利益大小怎么衡量呢?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即为效用的大小,从生产者的角度来说,就要用商品和服务所花费的成本来衡量。

利益有所同,也有所不同,不同的人对具体利益看法可能截然相反。警察抓住小偷就有收益,小偷被警察抓就是惩罚,男人吻女人有快乐,女人被男人吻就不一定了。如果在2009年问老虎?伍兹最大的收益是什么?他的答案就是和不同的女人上床,享受性快乐,为此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纽约邮报》写了一篇专题文章谈论这个问题,他们的结论是老虎伍兹如果停赛一年,他个人将损失1.8亿美元,而全行业将损失5.91亿美元,如果妻子艾琳提出离婚,他还要花3亿美元,这是比较极端的例子,却耦合了不合理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悖论,只好忠告一句:冲动有惩罚,求欢需谨慎。

欢迎光临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