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情感文章

avatar admin 2022-03-12 12:38 45次浏览 0 条评论 常识

最新情感文章

你刚点的是情侣套餐

“不是,我刚好有个朋友有点急事找容若,有点急,怕你这里有什么事,所以一起过来看下,”云飞看了一眼容若,又忙着说:“不会打扰到你们了吧?到下班点咯!”他指了指手表。

碧落也看了下手表,笑着拍拍容若,“那你先下班吧,明天我再来找你,谢谢啊。”

“那好的,再见!”容若被云飞是半推着走出办公室的,也不知他有什么事急成这样。

他去取车的时候,容若站在公司大门口等着,看到莫总与几个男同事不知在说些什么,她也点了点头,冲他们微笑。

记得容如好像提过莫采桑这张嘴呀,只要她一开口,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滔滔不绝,当初没见过莫总这个人时,容若就把她想像成周星星电影中的样子,口才了得,据说她沟通能力很强,难道就是这种喜欢倾听又喜欢诉苦的样子吗?

姚天暮放下包,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思考良久,等身后的闹钟再次响起之后,他拿起了电话。

“你好,沈总。我是姚天暮。”他觉得必须下定决心了!

一辆蓝色的车子出现在边上的时候,云飞的半张笑脸同时出现。身后留下莫采桑有点深远的眼神。

“这么好?送我回家?”容若有点受宠若惊。

“想多了,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云飞加快了车速,不理会容若急于猜想的表情。

这次换了一家咖啡厅门前停了下来,云飞做了一个调皮的表情,让容若先进去,“那你呢?”云飞说自己去找位置停车,容若只好自己推开门。

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跟服务员说了两位人后,容若还沉浸在刚才与许碧落谈话中,也不知能不能她会如何处理?或是怎么才能帮到凤萧萧?

“晚上好,不好意思,来晚了!”容若看到姚天暮很自然的坐到了对面的位置。

“云飞呢?停这么久的车?”

“他马上就来,呵呵。”天暮像是如约而来,一点都不像巧遇的样子。她也听懂了之前云飞那句“受人之托”的意思了。

容若发了条信息给云飞:请马上出现,否则就走了。最新情感文章 二

这条信息很受用,在天暮点完菜单时,云飞就嘻皮笑脸出现了。但他的出现让天暮倒眯着眼睛狠狠盯着了。

云飞看看天暮那双指责的眼神,慢慢将自己移向了容若的椅子边,可还没坐下来,天暮就已经一把拉过他,“坐吧,停车停得很远嘛?”

“服务员,点餐!”天暮重新叫回了服务员,一脸不情愿地看着云飞,云飞悄悄把容若给他发的信息拿出来给他看一眼,以证明自己不是故意破坏二人聚餐的。

“你好,先生,你刚点的是情侣套餐,里面已经有一份沙拉了,”服务员如实地报出了天暮刚才的菜谱,这下弄得他有点手足无措了,倒是云飞更是情商在线补了一刀:“什么?你还点情侣套餐?真够可以呀!”讲完他就后悔了,因为天暮已经敲上他的脑门了。

容若也是十分不自在,今天接受的信息有点多,也不知如何是好?倒是天暮忙着解释:“因为店里做活动,这个套餐实惠,你看,对吧?”云飞也只能配合到底,连连点头。

为了打破气氛,云飞忙用手碰了下天暮,“你不是说有东西送给容若吗?”天暮经他一提醒,从包里取了一个小方格子包装的盒子来,顺着桌面滑到容若面前。

“哦,听云飞说你的钢笔坏了,我刚好在书店,就顺便挑了一款。”

是英雄100的型号。“顺便一挑就是我们何大小姐的中意的款式呀?”云飞本是想帮上一把,但此时这话在容若听来,觉得有点内疚,她准备摊牌了。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能收,那个,我想跟你说,其实如如吧,”容若先看了看天暮,又转向了窗外,把话说完:“她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觉得我不能帮上什么忙,不过,你也别难过,那个。”

“你误会了吧,何容若,这个事跟容如有什么关系呀?”蔡云飞倒先问起话来,一旁的天暮却很有兴趣地想听完她的话。

容若带着责怪的眼神瞪了一眼云飞,刚想开口时,天暮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容若,可能真的是你误会了,我跟容如虽说也是朋友,但我们并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朋友,或说我从来没有对她有过那种感情的意向。”

容若抬头看着他,不像开玩笑。

“不好意思,是我太唐突了,也许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你觉得我很轻浮或是?”

“那就不要说了,”容若打断了他的话,再傻的人听到这里,也应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今天脑袋有点炸了。容若转身想找包,准备离开。

云飞一看情形不对,忙着转移话题,“对了,对了,容若,其实我今天真的是有事问你的,你刚跟碧落讲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容若看着一脸真诚的云飞,往后在公司难免还要依赖他的帮忙,所以又强作镇静地坐了下来,倒是天暮有点失望地摆弄着他手中的碟子乱转。

想隐瞒他什么,就把跟许碧落说的话重新复述了一次。

“这种人太可恨了,公司一定得找出来严惩不贷!”容若把一块肉放进嘴里咬牙切齿地用力搅拌。

“你很恨这种人吗?”天暮面无表情地盯着容若问,云飞拍了一下他的手,“恨?废话,谁不讨厌这种卑劣的手段呀!”

“我要是生活在古代呀,非得一剑解决了这些小人不可。”容若又夹起一块肉,痛快地放进嘴里。

“可是职场如战场,这种心机与城府也是难免的,你们女生不是最爱看宫斗戏吗?”天暮一点都不像开玩笑问着。

“看呀,那是看呀,那是电视剧里的。”

“如果她们是你的好朋友或是亲人呢,或是不得己才这样做呢?”天暮又加重了语气,死死盯着容若。

“那就绝交了,虽说自己也不是善类,但这种出卖公司,背叛工作,伤害同事的事,我是做不出来的,而且老死不相往来了。”容若一口气说完。

天暮的脸色沉了下来,眉头显出难以觉察地死锁。

“好员工,公司招到你这样的才对,”云飞投以欣赏的眼光撇了容若,又问:”如果让你再次听听声音,能辨认出来吗?这可是关键所在,只是可能你会得罪人,或是认错的话,有一定的风险。”

“我下楼的时候,好像就听到十楼有这个熟悉的声音再次从耳朵响过,放心,我听力一向很好,你让女同事们背对着我一一说话,我来指听就行。”容若很自信。

“不行,你这样太冒险了,最好想个两全的方法去解决,”天暮插话了。

最新情感文章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