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情感的文章

avatar admin 2022-03-12 12:36 50次浏览 0 条评论 常识

关于情感的文章

关于情感的文章 一

“我们很多的场合开会,是不允许带手机等设备的,因为怕对方录音或是拍照,特别是一些设计比稿会,都是商业机密,在没有公开之前,我们不允许有任何实质语音或摄影流露在外面,但又怕交谈中有所遗露,所以才有了你这个岗位的光荣存在。”云飞用赞许的目光看着容若。

“原来如此,”容若对自己的工作又找回了成就感,看来转正的机率大着呢,之前还一直担忧会被电子机器所代替,看来,虚惊一场呀!

“不过,你也不能大意,这几位秘书与总助都有超强的记忆力与理解力,所以平时的会议她们都能应付自如,你还得打起十分的精神来,否则试用期也很危险,”云飞补充着。

容若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中国好同事的杰出代表。

一整天的工作量好像又不多,不过数量少不代表含金量少,容若还是很认真校对起会议记录,反复确认后再点了提交键。

看着卢似似还没有下班的意思,容若不知自己应不应该准时打卡回家,发了条信息问容如,回复收到八个字:职场菜鸟早点回家。

好吧,回家!还去昨天的餐厅,说不定又能遇到云飞王子,打定了注意,容若就狠下血本,叫了一个滴滴快车就往餐厅奔去。

在餐厅外面往里面瞧了几眼,好像没有发现目标人物,也是,自己一下班就飞快跑过来了,肯定没有比她早的,说不定他还走楼梯什么的更慢来着,今天的下班高峰显然不在平时的频道上,怎么就不路阻了呢?不过没路阻也好,否则那计时器的秒表跳动着都是钱呀。

趁着时间还早,不如回家先换套衣服再来。

家门口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当然是只有叶承德能认得这个门。

“守株待兔吗?你还真有心。”容若没好气的说,并没有打开大门的意思。

“就站在门口说话吗?”承德伸出后来想帮她把包拿过来,以前出门都是他替她拿包的惯行动作还是没更改过来。

容若倒没拒绝他提包,想着反正还是要说个清楚的,不如先进来好好谈谈。

容若进门后,承德先她一步已经把拖鞋拿到她的脚下,接着去烧开水,弄得她自己倒像是一位客人了。

也许人跟人一样,相处久了,不管是不是爱情,至少这种熟悉度把磨合出来的亲密与亲情都体现得更加自然。

她与承德之间也很清楚成亲意味着什么?无非就是成为亲人,但现在感觉像亲人般了,却一点想结婚的念头都没有,至少容若是这样想的。看着承德忙这忙那,容若还是决定坐在沙发等他。

说话都需要契机,但容若有点等不及了,在看到承德去削水果的时候,她先打破了空气中的寂静。

“承德,你先别忙了,我们坐下来把话说清楚好吧?”容若喝了口温水,把杯子拿在手中,“我们已经分手了,而且不管是不是信仰问题还是你妈妈的问题,我觉得我们都不够相爱,否则这些都不会让我们分开。”

承德手上的水果刀停顿了一下,但又当作没听到般重新把苹果皮削成了一圈圈,递了过来。

“我以为这几个月下来,你已经冷静了,没关系,你的性格我了解,我妈妈那边我也会做思想工作的,我相信我们会和好的。”

“我不吃了,太冰,”容若把苹果放到茶几上,一股其名的火气就冲了上来,“和好?你以为我们只是简单的吵架吗?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我们不可能回去过去,以后,如果你愿意,我们还是当朋友。”

一口气说完这些,容若把目光看了别处,又找起电视遥控来。

“给,”承德倒从茶几的下面找到了遥控,“好,好,我们不聊这些了,我报了一个培训班,你要不要一起?”

“我最近在帮如如做点事,没时间,你自己去吧?”容若觉得承德应该听懂她的意思,只是他面子上拉不下来。

“我妈其实也后悔了,看到我难过,她也会心软的,所以,你放心,还有,你怎么穿这么少呀?”承德还是在边上喋喋不休,容若调高了音量,其实她何尝不想努力下,但眼前的这个男人远比想像中还是懦弱,在上次提分手后,她就听说他去相亲了好几次,哪怕是被他妈口口的,而他最可怕的是一直觉得不能让母亲生气,并不是因为孝道,他觉得现经济来源最大的还是他妈妈的给予。

他总是这样苦笑着说这些。

“你也知道,如果我们结婚后,房子,车子,甚至孩子都是需要我妈来帮忙的,我们要考虑远些,所以,请你再。”

“停停停,承德,我真的觉得没必要天天听你复读机一样说这些,这些跟我无关了,何况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不是你,像个巨婴,”容若打断了他的话,“不好意思,这些也与我无关,我想休息了。”

容若不想把两人之间美好的回忆都吵没了。

她下了逐客令,承德也不勉强,抬头看她的时候,她也发现他最近确实消瘦了不少,微笑的时候脸上松垮的肉都挤到一处去了。

临走的时候,承德还给调好了室温空调,关上大门后连声音也是以往般静悄悄。

早餐已经错过了,晚餐再不及时恶补的话,别说交不了稿子,连命都要交上去了。

拉开门,脖子还是忍不住往衣服里缩了缩。

夜又回到了该有的寂静,路上的车子都载着主人各自回家了。容若本来已经走到了昨天那家餐厅前,可也不知怎么的,没了那种兴致,又原路返了回来,走进了快餐店来解决。

趴在桌上写字的时候,又把白天出现的人物一一重现了一番,感觉自己还很上道,角色扮演也很成功,也许不久的将来,她还能靠这部小说一炮走红呢,想到此,她决定接下来的日子更要主动出击,以获得更多的信息来充实它。

可梦却吞噬了她的想像力,容若放在手中的笔随着周公的到来而掉了下来,一只,或许是好几只小强悄然出现,对着她的笔头摔落的墨汁伸出了藐视的触角。

同样没闲着的还有云飞,当然重点还是为了他的兄弟,他把白天向容若要过来的手机号码切图发给了天暮,却被坐在餐桌对面的天暮冷笑一番,接着用他自己的手机通讯录在云飞面前秀一下。

何容若,三个字早就已经在他的手机通讯录里。

“还等你来帮我问号码?是我的做事效率吗?昨天她报到的时候,我就在你们人力资源部的简历表上查看了。”天暮一脸得意,“而且连小区地址也知道了。”

“真有你的,这效率与智商可赶超你的工作能力了,”云飞双手抱拳,回敬对他的佩服,“话说回来,你今天又约在我这里吃饭,是不是还想等着她出现,然后再来一个巧遇呀?”

关于情感的文章 二

“去你的,我是真心想请你吃饭好吧,”天暮用关节敲打了餐桌,“不过,你别想赖在我家过夜。”

“看看看,暴露了吧,怎么?明天又想载她上班呀?然后自己再从西城绕一大圈回公司上班?”

天暮在嘴里嚼着七分熟的牛肉,有滋有味不回答云飞的话。

“真成情圣了你?你说你一位禁欲系的男神怎么突然就转性了呢?”云飞不抬头,继续说着,“想当初追沈宛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上心。”

“话真多呀,当初我有追过她吗?都是她主动,我配合,你成全,就这么简单。”天暮半开玩笑半认真盯着对面的云飞。

“你小子,这么说话就不厚道了,捡了便宜还卖乖,如此轻描淡写就过去了,那你对何容若一见钟情,难道不是因为沈宛当初也是学过速记吗?”

一番话说得天暮冷静了下来,“也许吧,她身上确实有几分相似,特别是做速记的表情,”放下叉子,喝了一口红酒,“说不上来,那感觉就像一个很熟悉的人,一个一直念叨的人突然出现在你眼前一样。”

云飞也拿起了酒杯,天暮一把抢了过去,“你不要喝,你开车回去。”

“那你是不是还忘记不了沈宛呀,所以把她当成影子了,说真的,虽然当年是我先追的她,但我绝对不会犯这种浑,看来还是你用情比较深呀。”云飞咽了咽,始终没端起红酒,而是半带指责的说了这些话。

“忘记?她是我们的同学好吧?大家都不会忘,但不是你口中的所说的难忘,我也是经你这么一提醒才想到她也学速记,容若出现的时候,我可没把她当成沈宛的影子,好了,别说这些了,累不累呀?”天暮把云飞的那杯红酒也一并喝了下去。“倒是你,最近进展怎么样?还一直在走楼梯的阶段?”

“别提了,吃饭,吃饭。”云飞低头就把一大块牛肉扔进嘴里。

天暮看着窗外,细密的树枝在夜色中一动不动,只有偶尔一阵凉风吹过时,树叶才摇摆了几下。心不动,则风不动。

手机声叫醒了天刚亮却还没说晚安的何容若,半闭着眼睛伸手滑过手机。

“早安,十五分钟后我会经过你家门前,要不要一起搭我的车上班。”

“谁呀?”容若看到了一串陌生的数字,“你打错了吧?大哥,一大早的。”挂了手机,突然想起来,今天也是要上班的,一咕噜就爬起来,脑子就一下子清醒不少。

滴滴几声,手机又收到一条信息:不好意思,我是天暮。

哦,想起来了,容若拍了拍半生不熟的脑袋,边穿衣服边捡起掉落在地的钢笔。

可惜了,把笔帽一套,先收拾放在包里,午休时想办法再去换个笔头试试。

胡乱抓起冰箱里的一个不知有没有过期的面包就往嘴里塞,边急步走了小区的大门,脑子里还在犹豫是不是应该给天暮打个电话,但时间好像已经超过十五分钟了,也不知对方是不是已经开走了。

一辆白色的雷克萨斯映入眼帘,车里的人倒没下来,也没摇下车窗,容若一步步走近,不大确认是不是天暮的车。

越来越近了,可车子依旧没动,都怪自己没记清车号码,贴近车窗往里面一看。好像没人呀。

“早呀,”声音倒从后面传来了,一身蓝色运动衫的天暮拿着面包与牛奶跑了过来。

容若口里说着不好意思,但双手却已经接过面包往嘴里啃了。“就知道你没吃早餐,我也没吃,你别吃那么快呀,留一半给我呀?”天暮发动了车子,又指了指她手中的面包。

“你也没吃呀?那你怎么不多买一个?”容若心直口快地说了出来,“不好意思,抢了你的早餐,我的意思是,要么,我现下车去给你买一个。”

“跟你开玩笑的,我通常不吃早餐,”天暮扬起嘴角的时候,容若觉得其实他笑起来也很可爱。

“我的手机号码你怎么知道呀?对了,我们公司没班车吗?这里又难叫车,但也不能老搭你的车呀,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反正是顺路的,上次在人力资源部看了一眼档案记下了,我对数字很敏感的。”

“哦,我对数字不行,但文字记忆力超强,但你看一眼表格,还能记住我家的地址呀?”

“如果我说是自己特意记下来的,你信吗?”天暮放慢了车速,转头认真看着容若。

“你开车看前面呀,别转头,哈哈,”容若把他的头推到正确方位,容如开车时跟她说话也常转头这样跟她说话,她就习惯直接双手上去扭头,摆正位置。

只是对于刚认识两天的一位男子来说,这个动作还是过于亲密了,手缩回来的时候,容若自己也吃了一惊,脸微微发烫。

天暮也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专注开车。

快到公司的前面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时,天暮又突然开口了,“你下班是五点半吧?我也差不多这个时间点经过。”

“哦,下班就算了吧,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加班,或是别的什么事。”

“那是不是代表着,以后上班可以一起?”天暮又认真转过头来,盯着她看。容若只好点了点头,又指指前面的红绿灯,示意他先开车吧。

“你跟我妹妹应该很熟悉的吧?她这几天出差海城了,也不知那里天气怎么样?衣服带够了没有?你联系她了吗?”容若能想到的理由就是她妹妹,否则身旁这个男人就太莫名其妙了。

“容如呀,知道出差了呀,还没联系呢,你担心她?那过会我打个电话问问。”

“不是,我是说你应该多关心关心她。”

“我?关心关心她?”

“到了,谢谢啊。”容若急着推开车门就下了车。

又是打卡,微笑,各奔岗位。

这次学乖了,包里备着一双小白鞋,在楼道上换上以后就可以跑着上楼了。只是她不知道到底是为了能偶遇云飞呢还是真的爱上走走更健康。

走到了三楼时,竖着耳朵听,也没听到上下层有其他人走动的声音,失落感油然而生,但她也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人还是为了自己的小说。

放下包后,先去了趟洗手间,也不像是吃坏了东西,但确实有点想蹲点的意思。

每家公司的八卦都是从厕所里传达出来的。容若也有幸遇到了。而且一遇就摊上大事件了!

“你说她牛什么嘛,还不都是因为抱上蓝总的大腿才当上的首席设计师,”一个尖嗓门的女人,“可惜小雪还一心想抱腿却没抱上呀。哈哈哈。”这会儿又换另一个细语的声音。

欢迎光临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