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若只如初见

avatar admin 2022-03-12 12:27 61次浏览 0 条评论 常识

爱情若只如初见

“你还喜欢我吗?”打下这条信息发了出去,她陆续收到了几条回信,接着,她又打下几个字出去:“那你愿意娶我吗?”

信息收到一条:“当然愿意。”

虽然这条信息之后,还有几通电话打了进来,但她都给按掉了,包括收到另外几条信息,“你没事吧?”“怎么突然说这话呀?”等等。

她刚与男朋友分手,就把平时暗恋过她,表白过她的异性都群发了以上两条信息,回信最快的,以及回过来是肯定答案的只有一位男性,所以她决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她叫许碧落!

许碧落是一位法学硕士,如果不提她这个专业,相处十来年的同事都是察觉不到的,倒不是说她法律意识浅薄,而是其他的才华淹没了全日制的专业。

她是一家企业的高管,与其看名片上写的是总经理助理,倒不如把这个顺序前后换下,因为她实际的工作是按助理总经理来执行的。通常这个职务大多数是男性来担任,但她是位女性。

一位已婚已育的职场女性。

都说结婚生子是一个女人职场的分水岭,对于碧落也不例外。

哪怕在2009前的职场如何春风得意,也将面对离职生娃的峰回路转。步入婚姻后的她,站在一个家庭主妇与职场女性的山岭口,孩子三个月不到的一天,她听到婆婆对着亲戚说:“年轻人不出去工作的话,难道还要她们老人出去工作吗?”这话很有深意,逻辑正常的人会演变出它的意思是:如果年轻人出去工作,那孩子肯定是老人帮忙带的。

但事情并不是这样,婆婆并不帮忙带孩子,而且连她自己的一日三餐都解决不了。我国的婆媳问题是一大国情特色,但相对于不爱自己儿子不疼自己孙子的婆婆来说,这又是一个典型故事。

女为弱者,为母则强,这话对于刚当妈妈的碧落与已经当了三十年妈妈的婆婆同样受用。

许碧落毅然陪着爱人邬窗寒另租他屋,同时,四处打听照顾孩子的保姆,果断在孩子一百天以后,成功入职了一家上市企业。

之所以选择上市企业,碧落最大的理由还是为了孩子,因为企业正规,每天有孩子的哺乳假,每周有两天休息。

她的资历背景与工作经验都是完美的,但她对职务并没有要求,但对工作环境提了三点,一是不出差,二是不应酬,三是不加班。显然这三条都是为了她的孩子而特别要求的。

公司签下了她,但相对应她的薪资并不高,哪怕还是带着总助的头衔。

“你傻吧,碧落,你自己计算下,如果工作中遇到出差或是加班时,你请假扣的钱绝对比你现的薪酬要高。”好友容如在电话中对她一番攻击。

“我知道,但我不想因为我的请假耽误公司的工作运转,更不想因为这个原因影响我个人的职业品牌!”许碧落义正严词地回答,颇有不畏死亡的大将面临刑场问斩时对着监斩官的风范,这是何容如在电话那头听到回答时的脑补画面。

容如是何许人也?对了,她就是姓何,名容如,是何容若的妹妹!那么何容若又是谁?她就是我们的女主人公!

……

何容若正在格子本上苦思冥想地写下以上文字,她咬着笔不动的时候,就是脑洞大开的最佳时机。

笔动,则心不动,心动则笔不动,这是她写文章时的一大特色,她为其特色解释为一心不能二用,一笔不能二动之理。

她,说好听点就是一位编剧,说真实点就是一位自由撰稿人,自由到什么程度呢?因为没有固定的收入,更没有固定的约稿,所以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她都是自由人。

贫穷的温饱与贫穷的思想总有一个伴随她左右。

“姐,你又滥用我的名字写小说呀?”容如走到她在前,飞快地瞄了平铺在白色办公桌上的稿子。

“你别滥看我的文字好不好?”容若赶紧收起她的本子,丢给她妹妹一记白眼,谁叫她妹妹从小就有一目十行的阅读本事,这是她羡慕不来的天份。

“喂,你会不会正确使用文字呀?什么叫滥看?是你侵犯我的名字在先!”

“妹,你来的刚好,再跟我说说你们公司的事,”容若拉过容如的手,让她紧挨着自己坐下来。

“别,每次拿我的真实案例来当素材,还不给我报酬,要脸不?”容如不屑她的讨好,踩起她的高跟鞋扭身就走。

“站住,何容如,贾公子的联系方式还要不要了?”容若报出她的拿手涧来,杂志社的贾纳兰可是她妹一见钟情的对象,可是不管她妹如何死皮赖脸想通过她的原因认识,容若这几个月来就是闭口不提。

看来关键人物得这个特殊时期出场。容如拿她这个年龄大五岁,智商低十岁的姐姐也没辙了。

容如用“算你狠”的眼神秒回了她,安静地坐了下来。

“乖嘛,这才是我的好妹子,等拿了稿酬,肯定请你吃好吃的,”容若又开始哄骗了,“停,停,说是请我吃大餐,然后每次点的都是你自己爱吃的,算哪门子请我?”容如双手交叉打断她的话。

“行,回正题,你快说说你们办公室那个女魔头后来怎么跟同事们斗智斗勇的?”容若拧开笔盖,英雄100系列的金笔对准了稿纸。

“我先看下你写到哪了,许碧落是吧?办公室政治对你这种人来说,简直天方夜谭好吗?还写婚姻家庭主题?你结过婚吗?生过孩子吗?企业打工过吗?”容如一大堆废话再次炮轰她。

“嗯嗯,您说得对,很对,请继续!”容若很了解她这个妹妹,每次故事开幕时都需要以教训她作为开场白。

“那你把纳兰公子的先推送给我。”冷不防容如先发制人,“这可不行,我还靠它发财致富的,哈哈哈。”容若斜眼狂笑。

“没人性,你就像我们公司的陈依依,拿着心理学专业的帽子乱扣我们的罪证,然后达成她的工作目白,哼,可耻!”

“陈依依是吧?前几章节里出现过的,她怎么了?”容若来了兴趣。

“姐,你先给我看一眼他的头像呗?”容如贼笑着盯着容若的手机。到底还是道高一尺,就这一眼,便把给成功获取了。

容如胜利地挥着自己的手机,哼着:“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就逃开了容若的魔爪。

作品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前提也得有这个渠道才行,光凭着天马行空想象力,容若已经严重感到脱轨时代了,这个月底再交不出稿件,下月的饭票就真成问题了。何况她还有严重的“灵感怪癖”,就是写文章必须要用特定的钢笔写在纸上,而不是采用电脑录入,这样交稿前就增加了她的工作量,她还得重新对着稿纸输入WORD版本提交。

这年头,当编剧太奢侈了,奢侈过后只有自由可填饱肚皮。自从中文毕业后,就一直以投稿为生,勉强度日,按容如的话说是:“持续性失业,简歇性写文。”

深为姐姐,还要找妹妹蹭住,蹭吃,蹭穿,蹭玩,甚至蹭灵感,也是没谁了。

谁叫她有一个雷厉风行的高收入妹妹呀!容若在为妹妹自豪的时候,突然脑中出现了容如猛锤胸口,凭天长叹的画面:“天呀,我也不想打工,谁叫我摊上了一个这样的姐姐。”最后呢,容如要吐血生亡吗?不不不,绝对不能把她写死了,容若是个很重视亲情的人,她有强烈的责任心,毕竟手中这部《爱情若是如初见》容如可是女一号。

你以为何容若的梦想只是当一名编剧吗?是的,就是只是。她希望自己笔下的人物能鲜活地出现在屏幕中,这就是她爱编剧的最大动力!

青春校园剧一向是她最擅长的路线,前几年不愠不火地拍成了一个短片,武侠剧是她最期待的大作,可惜一直没有影视商找上她,上次受到感情刺激,直接就把作品贱卖给了一位不知名的平台,至于背后的“买手”是谁就不知道了,但始作俑者的“凶手”绝对是她的前男友叶承德。

容若拍打了自己的脑袋,努力使自己从叶承德这三个字的回忆中抽离了来,毕竟是前了,就应该翻片了。

现在最盛行职场剧本,但容若没有任何严格意义上的职场经验,所以闭门也造不出自行车来。

贫穷能限制想象力是对的,温饱解决了才有力气谈自由!

不行,为了自由故,还得先跑路!

明明是冬天了,可还耍起了流氓来,天气几周下来都是温暖如春,早上换三件,中午就只能一件,而晚上又穿回两件,一天之内体会着四季变化。

容若披上风衣,就准备到山水集团找她妹妹去。毕竟是东城为数不多的上市企业,一搜索就能蹦出地址来。

街道当中说不出名的隔离带上种着什么树也被天气耍得硬是纷纷开出了粉红的花朵来。但此时的容若无心欣赏。

“我找何容如!”容若在气派的山水集团一楼大厅问前台工作人员。

“您好!请问她是哪个部门?同时你们有过预约吗?”

哪个部门?容若发现自己真是一个不够格的姐姐,她妹是学工商管理的,“管理部!预约过的,就现在。”容若为自己的高智商在线点赞。

“我们没有管理部呀?请问你是不是记错了?”

“什么?没有!等等啊,我给她打电话确认下啊。”容若闹了一个大笑话,不禁脸红了起来,就拼命在包里找手机。

“没见过这么笨的推销员,”一位男士吹着口哨经过前台,打量着手足无措的容若。

“蓝总好!”前台姑娘脸上恢复了笑容。

“我不是推销员,我是真的来找人的。”容若极力解释着,可惜手机不知落在哪里了。

“我当然相信是来找人的,真是好运气,遇到我,你何其幸运,说说,推销保险还是什么业务?”蓝俊嬉皮笑脸盯着容若。

容若从前台小姐的态度转变显然察觉眼前这位来头不小,面对这种油头小生,在她的笔下绝对是活不到两集就挂的人物。

“蓝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边上跑过来一位戴着眼镜,手拿文件夹的男同志,蓝俊看着一脸欲哭无眼的容若,突发善心,拍了拍她的肩膀,“本少爷最见不得这么可爱的女生伤心了,好了,先跟我进来吧,”

不由分说,容若点头感谢,屁颠屁颠跟着这位“少爷”后面进入了电梯间。

前台小姐在身后嘀咕了一句:看到漂亮姑娘就这样!

“你刚毕业吗?搞推销前也先得在网上熟悉下我家的组织架构,至少我们家没有管理部,门都进不来,你还谈什么业务嘛,”蓝俊得意地教训起容若来。

“我们家?”以公司为家的员工就是好员工,容若面对这位好为人师的热情少爷点头称是。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容若刚想回答的时候,电梯门开了,门口好几位工作人员对着出电梯门的他们鞠躬问好。

“蓝总好!”吓得容若都不敢说话了。蓝总?哦,好像山水集团在官网上发布的法人代表也姓蓝,难不成?容若再偷偷抬眼看了一下雄啾啾走在前面的蓝俊,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吧?

把蓝少爷叫了进去。

容若只能自己找个位置坐下来,推了推眼镜,发现前面电子屏幕上写着什么签约仪式。

不行,还得去找找容如,容若又站了起来,四处张望,看到大门左拐处有签到处,就掂起脚尖狂奔过去。

该死的线路,脚下不知勾到了什么线,差点绊倒,幸好,一只有力的臂膀及时扶住了容若。

“谢谢!”容若侧眼微笑。这世间竟有如此俊美男子。早知道,应该摔得力度大些,直接扑倒他怀中的,容若后悔自己穿的“恨天高”没制造更美的桥段。

“不客气,这里铺地毯,踩着不会发出声音的,你不用这样掂着脚尖,不过,你还是不能跑太快,他们在布置投影机,线路还没铺好。”王子一口气交代了她这么多,幸福来得太快了!

“哦,谢谢谢谢!初次见面,我叫何容若,是,是新来的。”容若伸出了右手。

“你好!看得出来,你应该是新人,我叫蔡云飞,”男子很温柔地握住了容若的手。

“你会打字吧?帮我一个忙,过来一下,”云飞把容若带进了边上的一个小会议间。

里面黑压压坐着四五个人,全是清一色黑头发加黑西服,还黑脸。

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殡仪馆。

爱情若只如初见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